淡水养殖安卓

座 机:淡水养殖首页
手 机:13842593595

公司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淡水养殖 > 竹鼠养殖 > 正文

儒生,招摇过市、弄虚作假之渊源

淡水养殖 发布时间:2019-06-13 浏览:7次

儒生,招摇过市、弄虚作假之渊源

  儒生,招摇过市、弄虚作假之渊源  现在的满口“仁义道徳”的儒生,知道不?他的70代、80代前的先人,都谋生于儒术。

这些儒术包括婚嫁礼仪、巫祝掐算、择良辰吉日、死人殡仪、做道场等司仪活动。

这些人活跃于市井,为招揽生意,特意的穿上孔子当年时兴的儒服、儒帽,摸仿孔子及弟子彬彬有礼、“谦谦君子”之貌,干的是“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”的“忽悠人”的勾当。 由于各种礼仪出自孔儒,因此这个社会群体都为上等人、君子。   历史上有这样一个小故事:(原文)  【庄子见鲁哀公。

哀公曰:“鲁多儒士,少为先生方者。

”庄子曰:“鲁少儒。 ”哀公曰:“举鲁国而儒服,何谓少乎?”  庄子曰:“周闻之,儒者冠圜冠者,知天时;履句屦者,知地形;缓佩玦者,事至而断。 君子有其道者,未必为其服也;为其服者,未必知其道也。

公固以为不然,何不号于国中曰:‘无此道而为此服者,其罪死!’”  于是哀公号之五日,而鲁国无敢儒服者,独有一丈夫儒而立乎公门。 公即召而问以国事,千转万变而不穷。 庄子曰:“以鲁国而儒者一人耳,可谓多乎?”】。 《田子方》  译文如下:  庄子拜见鲁哀公,哀公说:“鲁国多儒士,很少有人认同先生观点,与先生一致的。

”  庄子说:“鲁国学儒很少。 ”  哀公说:“鲁国举国上下都是穿儒服的,怎么能说少呢?”  庄子说:“大家都知道,在鲁国,所有的儒士都称君子,戴圆帽的知道天文,穿方形鞋的通晓地理。

在宽大的衣带上佩带环形玉的,是能裁断是非的儒士。 真正的君子具有某种知识、思想,未必以其服饰去炫耀,否则,还是君子吗?反之,为了这种君子的头御,去刻意着装这样服饰的,不一定具备这样的知识。

哀公您如果认为不是这样,为什么不通告国内:‘凡没有相关本事而穿带有关服饰的,定为死罪’?”  哀公不信,于是按庄子所言,通告全国。

不到五日,鲁国上下再也没人敢穿戴儒士服饰了,只有一男人还穿着儒服,站立在朝门之外。 哀公立即召进,咨询国家礼仪,他对答如流,多么复杂的问题应付不穷。

庄子说:“以此看来,鲁国的儒士只有这么一个人呀,怎么能说多的很呢?”  鲁哀公一口“无此道而为此服者”的“杀头”的通吿,靠“忽悠人”的儒生一下销声匿迹。

后来的历史妇孺皆知,帝王“独尊儒朮”二千多年,假儒生泛滥成灾二千多年!不是吗?现在的所谓的国学大师,文史大家,有几个知《易》知《老》的?现在儒学大家,社科院及孔子学院的“之乎者也”之徒,几近都是穿儒服、戴儒帽,挂羊头卖狗肉,招摇过市之流。

何有此刻薄之言?因为这些所谓的儒学大家,连《论语》都解得不伦不类。

除了啃前人的鸡肋,像庄周所形容的是“盗墓贼”,窃死人之“宝”之外,别无所长。

不信,我们看一下“中国孔子文化研究院院长、孔子研究院特邀研究员、孔子文化研究课题組组长”,头衔众多的大师张某某,主编出版的《论语新译》就知道了。

《论语》的“子曰”太多、太杂,我们这里不去较真他对內容的理解,仅举两例他对文字解释的谬误:  一,《论语》开篇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”,《论语新译》的注解为“说,通‘悦’,喜悦,高兴”。 译文:“学习而且及时复习演习它,不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吗?”  这显然是啃前人的鸡肋之为。

“说”通“悦”理不顺有二:其一,通假“悦”是喜悦,高兴,那下一句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也乐乎?”,为什么用“乐”不用“说”?“乐”不也是喜悦与高兴吗?为什么非要用“说”去通假?其二,天下的学子无不知晓,复习(练习、演习)学过的知识,莫过于两种动机,一是为深造而巩固,二是为考试、应酬而无奈。

这两种动机对正常人来说,又有压力又辛若,能高兴起来吗?有喜悦的基因吗?  因此,这里的“说”通“悦”,乃谬误之极。 这里的“说”,为评说、品头论足之意。 这里的“学”,指孔子让弟子学习礼仪,即学习跪拜、鞠躬、作揖等,像《乡党》中“踧踖”的肢体动作。

有些动作很难,例如“踧踖”。

《说文》“踧,行平易也”,即身躯平贴在地面的爬行。

《说文》“踖,长胫行也”,即双腿跪地靠小腿行走。 这些孔子身体力行的肢体动作,在“儒术”中无处不用,因为儒生靠朝拜术而取悦皇上,靠祭祀术而谋生。

因此,众弟子在一起学习儒术,是孔儒的硬指标。 孔子及长弟子对新学员肢体动作不规范的适时进行评说、更正。

就像现在的老师给学生适时纠正不规范的广播体操、舞蹈学校适时对学员品头论足,决定是否及格一样。 这句话正解的译文应是:众弟子在一起学习礼仪,不是也可以对不规范的动作适时进行评说而得以纠正吗?  二,《论语新译》中对《学而》2,有子曰“其为人也孝弟”,译为“做人孝敬父母、尊重兄长”;《学而》6,子曰“弟子,入则孝,出则弟”,译为“年轻人在家要孝敬父母,出门要尊重兄长”。

  “弟”解为“通悌,指弟弟尊重兄长”实在荒谬。

《说文》:“弟,韦束之次弟也”意思是事物受约束,处在次要地位。 对人来说,上有兄长,弟从服于兄长、受兄长制约而次。 故“弟”释为“次”,由次、次要,引为不主要、不重视、不尊重。

再说,弟为次为小,“小”,中华河洛文化也为轻视、不尊重之意,例如“小看人”。

因此“孝弟”,就是不以孝道为大,轻视、不尊重、直至没有孝道。

可直译“不孝”。 如果自称为“弟”,表示谦卑、谦下。

像在师长面前称“弟子”。

  “弟”是通“悌”,更是儒生惯用的牵强附会之为?悌为何意?《说文》:“悌,善兄弟也。 从心,弟声”。 “善兄弟也”是说长者善待次者,或大的善待小的。

岂是“弟弟尊重兄长”?再说“悌”为音意字,取心、取弟,意为心想着弟,君子心想着地位次的人,为其做“善”事,乃是“悌”的本义。

再说此处无须通“悌”。   《学而》2,有子的意思是说“其为人在家对父母也不孝,在外对国家又不忠(好犯上),即不忠不孝者是少有的”。

  《学而》6,孔子的意思是说“年轻人在家要孝敬父母,在外要谦卑”。

  这就是“中国孔子文化研究院院长、孔子研究院特邀研究员、孔子文化研究课题組组长”张某某,自诩“历时十二载”完成的《论语新译》,开头这几段就谬以千里,可见其“忽悠人”的水平了!  笔者敢断言:如果国家立法像鲁哀公那样,解不了《论语》的称儒学大师的,获刑甚至杀头,孔子研究院会关门,儒家的徒子徒孙会树倒猢狲散!。

上一篇: 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 明确重点推荐七领域科创企业

下一篇:深交所:推动投资者教育 纳入国民教育体系